欢迎来到杂志店-期刊订阅服务平台
全部分类
首页组合特惠少儿阅读旅行生活时尚美妆财经商业
资讯热线:4000009191
魏晋时期风骨文人嵇康

公元263年。这是一个再晴朗不过的夏日。只不过今天的洛阳城却没有一丝祥和的气息,全城的人都围在东市的刑场等着那一刻。

行刑台上嵇康与吕安并肩跪坐着,戴着枷锁,长发凌乱,满身污渍;但是他们两个的脸上却挂着从容的笑容。

监斩官看见日晷的投影,时辰已经快到了,但是却看到远处浩浩荡荡突然来了一大群太学生,他们将刑场围住,为首的青年称自己是嵇康的学生钟邕,代表三千太学生向朝廷请求拜嵇康为师,并恳请赦免嵇康与吕安的死罪。

监斩官也没有遇到过这种场面。所以他向司马昭请示这该如何是好。

但嵇康自己心里清楚,这种场面无异于一场政治示威,这是在向司马昭挑战。这种行为很有可能会连累更多的人,别的尚且先不论,就说这一群人中的赵至和钟邕,一个是被司马昭追杀已久的曹髦同党,一个是钟会的爱子。他们如此意气用事,只会让司马昭更加愤怒。

过了片刻,司马昭的指示下来了:朝廷旨意,维持原判!

嵇康向他的兄长要来自己的琴,并且请求狱吏打开自己手上的枷锁,再抚琴一曲。嵇康在刑场上抚了一曲《广陵散》。一曲终了。嵇康把琴放下,叹了一口气,说:“当时袁准曾经跟从我想学习《广陵散》,我吝惜此曲所以不肯教授与他。《广陵散》今绝矣!”言毕,从容赴死,留下了这一曲千古绝唱。

嵇康生在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大乱世——魏晋南北朝。魏晋南北朝在历史教科书中提及的非常少,只用一句“魏晋南北朝是文学从自发的自觉过渡的一个时期。”便轻轻带过。因为教育是为政治服务的,所以"五胡乱华“和”嘉定三屠“这些历史教科书根本不会提,提到魏晋南北朝也只提文学艺术方面。所以在谈论嵇康之前,我们必须要了解他的生活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历史背景之下。

魏晋南北朝乱到什么程度?屈原当时的处境是“朝升夕迁”;而魏晋南北朝也差不多,不过对象从官员变成了皇帝。也就是说,你今天登基当了皇帝,但很有可能明天就被别人一刀捅下来。此时司马氏已经除掉了大将军曹爽,并且大肆清理司马氏以外的势力。

嵇康是曹操的曾孙女婿,与那个已经逝去的英雄时代可以说是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嵇康可以被称为中国文化史上的第一等可爱的人物,他虽然与阮籍并称于世,且比阮籍年少。

嵇康的人生主张在当时看来惊为天人:“非汤武而薄周孔”、“越名教而任自然”。他完全不去理会那些堂而皇之的教条礼法,彻底厌恶官场与仕途,因为他心中有一个令自己心醉神迷的人生境界。这个境界的内容便是脱离约束、回归自然、享受悠闲。我之前在写嵇康的儿子嵇绍的时候已经说过,嵇康宗的是庄子,对于信仰,嵇康从来都是从一而终的。他把庄子哲学人间化的同时也把它诗化了。嵇康是庄子哲学身体力行的实践者,他长期隐居在山林之中,后来搬到了洛阳城外,开了个铁匠铺,每天在大树下面打铁。他给别人打铁从来不收一分钱,如果有人以美酒佳肴来酬谢他就会非常高兴,在铁匠铺里拉着别人痛饮。

同时嵇康也长得十分帅气,《晋书》读来是很严肃的,因为当时的事件发生得属实离奇。但是在写到阮籍和嵇康等人的时候却不吝笔墨写他们的容貌,说嵇康时描写道他已达到了“龙章凤姿、天质自然”的境界。朋友山涛曾经这样形容他:

叔夜之为人也,岩岩若孤松之独立。其醉也,傀俄若玉山之将崩

了解更多相关故事欢迎到杂志订阅环球人物杂志

http://zazhidian.com/index.php?s=/goods/11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