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杂志店-期刊订阅服务平台
全部分类
首页 组合特惠 少儿阅读 旅行生活 时尚美妆 财经商业
资讯热线:4000009191
从一无所有到人人敬爱

忻之

 

有一次饭后,家人在一起闲聊,说到逝去的亲人,曾移居海外多年的阿姨一边剥着她心爱的糖炒栗子一边说:“如果死去的人能够活转来,第一个,我要阿姆活转来,同阿姆在起的日子最开心。”我心想:其实我也是。

对于我们家族,我的外婆、阿姨们的“阿姆”代表着一种活力,一种对生活的热情,种对家庭的凝聚和保护力。

阿姆,确切地说,是外公的大哥的未亡人,是我嫡亲外婆的妯娌。对于我们这一辈人,她是陪伴我们长大的外婆,而嫡亲外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了照片上的“香港外婆”。在我的记忆中,外婆是一个爱有加、赏罚分明、不可侵犯的长者。在同辈人眼里,她是一个有福气的老人,出手大方,说话有威力。平日里她从早忙到晚,从无怨言。到了周末,她就带我们去“大壶春”或者家附近的“万阳春”吃一顿在当时看来算是奢侈的早点。对于新开的饭店、新上映的电影,外婆都有着年轻人一般的热情。虽然她没有念过书,但她能把《碧玉簪》《玉蜻蜓》之类的戏曲故事说得出神入化。据说,外婆的哥哥有一个女儿,不到十岁就被送去乡下做童养媳。外婆知道后,赶到哥嫂家里大发雷霆,一个人连夜赶到了乡下,也不知道用什么力量,硬是把这个侄女带回了上海。这个侄女长大后一直把外婆视作恩人。

等到20世纪80年代,嫡亲外婆从香港回来探亲的时候,我才开始了解外婆的身世。外婆三十出头就失去了丈夫,没有孩子没有遗产,最后留在夫家,帮助我的嫡亲外婆一起操持家务抚养孩子。战乱年代,外婆独自带着六个孩子中的四个去宁波乡下避祸。母亲至今记得外婆带他们一起挖野菜捉鱼虾的情景,坐船的时候,小姨掉到水里去了,是外婆一把将她拉上来。母亲觉得不可思议的是,在那么危险又艰难的日子里,她们怎么只有快乐没有伤感?

在外婆离开人世的三十多年之后,当生活陥入谷底的时候,我会常常想到当年33岁的外婆,她是怎么从一条几乎毫无前景的小道里走出来,成为一个有福气的老太太的。在我心里,外婆依旧是黑暗中的一道光,漫漫人生中的一座灯塔。

来自《作文素材》高考版合订本,备考2020。文章来自互联网,可到杂志铺、杂志店寻找。

http://zazhidian.com/index.php?s=/goods/28.html